茄子短视频

.630shu.co,最快更新龙王之我是至尊最新章节!

林天佑在整个山谷转了一圈后,觉得没意思,便想回葛菁菁那里,看看宝剑的附灵情况怎么样了。

可刚走到半路上,就看到葛如龙怀里抱着一把剑,喜滋滋的走来。

那样子,就好像单身了一万年的单身汉,突然娶到一个貌美如花的媳妇一样,别提有多高兴了。

“奇怪,这个家伙刚刚被我踢成死狗,怎么才一会的工夫,就变的这么开心了?”

林天佑眯着眼睛,一脸的不解。

当他离近之后,忽然感觉到那把剑中传出的罡正之气,林天佑顿时恍然。

这不就是他的七星龙泉剑吗?

他猜想,葛如龙是葛菁菁的大哥,估计是为了讨好自己,过来给他送剑来的。

林天佑看到葛如龙,同样,葛如龙也看到了林天佑。

他脸色阴翳,停了下来,用充斥着无尽杀意的声音道:

“小子,原来还没回去?看来我真是好运啊!”

优雅杜子的秀美风采

这说话的语气,立刻让林天佑否认了之前的想法。

看来这个家伙,并不是来给他送剑的。

既然不是送剑,那就说明,这个家伙,一定是将他的宝剑给偷走了!

“这是本少的七星龙泉剑,它并没有附好灵吧?”

林天佑平静的说道。

“呵呵,的七星龙泉剑?真是笑话,这把剑,明明是南派茅山的宝物,而,只是一个偷剑贼!”

手中有七星龙泉剑,他的胆子大了不少,所以敢用这样的语气对林天佑说话。

“哈!”

林天佑咧嘴一笑,“说本少是偷剑贼?真好笑,不知道是谁给这样的想法,或许,是我之前那一脚踢的太轻,所以觉得本少不够强?”

林天佑右手抬起,手指对准了葛如龙的命门,“我之前已经跟说过,看在菁菁的面子上,我会再饶一次。

但只有那最后一次,可仍然自己作死,今天,哪怕是菁菁自己过来求我,也保不下的狗命!”

“说什么?”

葛如龙感觉到林天佑的语气似乎有些不对劲,内心之中,涌起了一股不好的预感。

他听林天佑的第一句话,那句反问,似乎在说这个少年根本不是偷剑贼。

那如果不是偷剑贼,那这把剑被少年带出来,又是怎么一回事?

南派茅山,有哪一个人可以拿出这样的宝剑?

“算了!”

林天佑忽然摆了摆手,“本来是没有资格死在我的手中。

但看在菁菁上我朋友的份上,还是让我让死在我的手中吧。”

按着林天佑原本的想法,像葛如龙这样的蝼蚁,完不配让他动手灭魂。

甚至连死于他的英灵之手,都没有资格,最多可以死在他的鬼仆小兰手中而已。

可林天佑是一个讲情面的人,葛菁菁是他的专属铸剑师。

所以,勉强就由他自己亲自动手了。

指芒闪烁,一股如同泰山压顶的魂压涌出。

将葛如龙整个人笼罩其中。

“的魂力威压,竟能将手持七星龙泉剑的我压制住?这怎么可能!”

葛如龙大惊失色,连说话的声音都带着微微的颤抖。

七星龙泉剑的上的罡正之气,足以让他扛住三万魂力的威压。

结果,面对林天佑的指芒,他仍然跟之前在兵溪时一样,感觉无比的窒息。

“就算是北派茅山的万掌门拿着七星龙泉剑,本少都能碾压,一个杂虫,又算得了什么?”

林天佑向前踏出一步,脸上仍然是淡漠的表情。

“万掌门被碾压?、到底是什么人?”

葛如龙内心的不安越来越浓重,结结巴巴的问向林天佑。

“我只是一个中州的普通少年而已,不值一提。”

林天佑玩味的笑道:

“不过呢,别人都管我叫捉鬼龙王。”

“中州的少年?捉鬼龙王?

、就是那个驱魔界排名第一的最强驱魔人,捉鬼龙王?!”

葛如龙听到这个句号,顿时吓的倒退几步。

这外名号,太响亮了,响亮到连他的师父在提起这个名字时,都不敢大声说话。

他同样敬畏这个少年。

十八岁便打败球驱魔界强者,至今无一败绩,简直就像是一尊战神,让人只有仰望的份。

结果,这个传说中的人物,却是他妹妹的朋友!

想到那位冰掣副会长信誓旦旦的说,偷剑的只是一个普通驱魔人而已,让他不要害怕,只管将剑抢走就行。

现在看来,冰掣副会长欺骗了他,这根本不是普通的驱魔人,而是一个强大的连冰掣都不敢招惹的洪荒猛兽!

“我、我被害死了!”

心头传出一抹悲凉,他现在恨不得指着冰掣的鼻子大骂一顿。

因为冰掣的话,让他选择两次去招惹林天佑。

招惹这个传言中,任何敢于冒犯捉鬼龙王威严者,都必死的男人!

眼看他的指芒越来越亮。

葛如龙再也承受不住,扑通一声,跪倒在地上,大声道:

“龙王少爷,这事是一场误会,我把您当成了偷剑贼,如果早知道是您的话,就算给我一万个胆子,也不敢来招惹您啊!”

“这样的话,还是来世再说吧,现在说,已经晚了。

放心,的死,我不会让妹妹知道,我会让彻底从这个世间消失,消失的连一丝痕迹都没有!”

林天佑的表情始终都没有变化,灭一个人的魂,似乎对他来说,只是再平常不过的事情。

葛如龙还要开口再求饶。

下一刻,他感觉眉心来一阵刺痛,随后眼前的世界变的漆黑起来,好像有什么东西在拉扯他的灵魂。

等他的灵魂脱离身体后,整个世界,再次归于沉寂!

看着已经没有魂灭的尸体,林天佑右手一挥。

腾的一声,火焰席卷而出,将尸体笼罩,不到半分钟,便将葛如龙的一切,化作了虚无。

“人已经被本少灭了,现在是不是该出来了?”

待火焰熄灭,林天佑看向旁边的一处树林,淡漠的开口。

“啊?”

树林里传来一声惊讶。

随后,一个身穿中山装的中年男子走了出来,正是冰掣!

他满眼是惊骇与不信,明明他把气息隐藏的那么好,怎么还是被这个少年给发现了?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