荔枝app测睡眠

“天儿,能帮我个忙吗?”第二日,梁若辞便又来了到了夜王府。

夜思天想都没想的点头,“当然可以啊。”

梁若辞闻言笑道,“还没问我是什么忙呢,就想也不想的答应了?就不怕这件事会让为难吗?”

夜思天笑着回道,“若辞姐姐好不容易让我帮个忙我怎么可能不帮呢。再说了,我相信若辞姐姐不会提出让我为难的事情的。”

梁若辞听夜思天这么说,心里有些内疚,她好像有些辜负了天儿的信任。

“若辞姐姐,要我帮什么忙啊?”

梁若辞说,“天儿,我想学骑马。”

“骑马?”夜思天问道,“若辞姐姐是想让我教学骑马吗?”

虽说她的马术不错,但是教人骑马她是真的不会“若辞姐姐,如果想学骑马又不愿意跟师傅学的话,我可以让笑笑教。她的马术比我好,而且我的马术也是跟她学的,保证一学就会。”

梁若辞道,“我确实想让帮我找个师父,但是……”说着梁若辞面带犹豫。

“但是什么?” 夜思天看着梁若辞道。

梁若辞犹豫的看着夜思天,若是说出口那便没有回头的余地了。

白裙少女桥上的清纯唯美写真

“若辞姐姐怎么了?”夜思天疑惑的看着梁若辞,不知道她这这般犹豫是为何,不过是教骑马而已,有什么不能说的吗?

在夜思天的眼神注意下,梁若辞出声道,“天儿,我想让韩公子教我骑马。”

韩公子?

夜思天微愣了一下才明白,她口中的韩公子指的是她的小舅舅韩子歌。

夜思天略有些为难的看着梁若辞“若辞姐姐,这个……”

若是小舅舅对若辞有意,她去帮忙说一下倒也没有说什么,可是一年前小舅舅就已经表明了,他对若辞姐姐是没有感觉呢。现在再让她去这样的事情,别说小舅舅会生气了,连她都觉得有些不妥。

梁若辞见夜思天一脸为难,心里有些愧疚却又不肯就这么轻易的放弃,“天儿,我知道我这样的要求比较过份。但是,我昨天看到他以后,才发现,原来我根本就忘不了他。我心里还有他,天儿,即便觉得我厚颜无耻我也想告诉,我喜欢他。我想,除了他以外,这辈子我都不会再这样喜欢任何一个人了。”

夜思天看着梁若辞,这是她第一次这么清楚的跟她表达着她对小舅舅的喜欢。

“我知道他不喜欢我,更知道他不可能会喜欢我。但是我真的喜欢他,喜欢到他喜不喜欢我,我都没无谓,只要他喜欢我就行了。”梁若辞略带乞求的握住夜思天的手,“天儿,帮我一次,最后一次。我想再给自己一次机会,给我一个能与他相处的机会,如果这一次接近他,还是无法让他接受我,我真的就准备放弃了。”

可是,她方才不是说,这辈子再也不会这样喜欢任何一个人吗?她真的能放弃吗?

“若辞姐姐,我真的很想帮。但是,我,我……”夜思天说。

“一次,就这一次。”梁若辞乞求的看着夜思天,“天儿,帮帮我好吗?除了以外,没有人能帮我了。”

夜思天为难的看着梁若辞,始终松不了口答应她这个请求。她的确心疼梁若辞,但是她更不想做会让小舅舅不舒服的事情。

“天儿,早上王妃特意吩咐去蒋府看蒋夫人的,这会也差不多该出门了。”一边的笑笑出声说。

夜思天抬头看了眼笑笑,然后对梁若辞道,“若辞,我要出门了。这件事我们以后再说好吗?”

梁若辞看着夜思天,点了点头“那行,那我就先回去了。”

梁若辞起身,离开,走了两三步又回过头来,苦笑的看着夜思天,“天儿,是不是觉得我不知廉耻?小舅舅对我无意,可我还想方设想的想要靠近他。”

夜思天摇头,“没,我没这么想。”

“其实我自己都有些看不起自己了。”

梁若辞离开,夜思天有些无措的看着一边的笑笑,“笑笑,我有些不知道该怎么做了。”

“不知道该怎么做就什么也不做。”笑笑心里对梁若辞有些不悦,她明知道让天儿做这些事是在为难她,可她还是说了,她一心只想着自己的痴心却没有顾忌跟天儿的友情“好了,别想这件事了,我们去蒋府吧。”

夜思天心里却有些担心,若是下一次若辞来找她,再提起这件事她又要怎么做?再找个理由塘塞过去吗?

一次两次可以塘塞过去,可是她能一直塘塞过去吗?

夜思天便这么有了心事,一想到这件事就有些烦恼,唉。

“坐在一盏茶的时间,已经叹了不下于三十次的气了。”卓亦青看着一脸愁容的夜思天,“这是怎么了?愁容满面了,什么人惹到了?”

夜思天摇头,“在京城里谁敢惹我啊。”

卓亦青想了想觉得有道理“也是,整个京城里,谁敢惹啊。那到底是什么事让这么烦恼呢。”

夜思天看着处理公务的卓亦青,想了想,这怎么说也是若辞姐姐的事情,就这么告诉卓大哥好像不太好,摇了摇头道,“没什么。”

没什么她的眉头挤到一起去了?

卓亦青道,“是不能让我知道的事情吗?”

看着卓亦青关心的眼神,夜思天摇头,“也不是不能让知道啦,只是,只是我不知道该怎么说。”

卓亦青放下手里的公文,走到夜思天的身边,握住她无处安放的手,“没事,该怎么说就怎么说。看为这件事这么烦神,倒不如说出来给我听听,或许我能帮忙呢?”

听卓亦青这么说,夜思天也觉得有道理,便将梁若辞让她帮忙的事情说给了卓亦青听。

“卓大哥,说,若是她再跟我提起,我该怎么办啊?”夜思天很是为难,“虽然从心底里我是心疼若辞姐姐的,但是那个人是小舅舅啊,我更不想因为这件事而让小舅舅有任何的不开心。”

卓亦青回答道,“其实很简单。”

“怎么做?”夜思天问。

“不管就行了。”卓亦青说,“心疼她归心疼她,但是这件事还是不要答应她的好。不仅是韩小叔会生气,更因为有一就有二,有二就有三。她喜欢韩小叔,是她的事情,让她自己去处理就行了。”

“可是,若是我回绝她了,她肯定要伤心了。”一年没见了,她好不容易对自己开了口,自己还拒绝了。

“天儿,我这样问。如果韩小叔跟梁小姐中间必须有一个人要伤心,选择谁?”

“我当然不想让小舅舅生气。”她虽然视若辞姐姐为挚友,但是对她来说,当然是小舅舅更重要。

卓亦青耸肩,“这不就解决了。”

确实是解决了,但一想到自己拒绝梁若辞后,对方会有的反应,夜思天还是有些头疼。她无力的趴在桌面上,头枕着胳膊,“也不知道小舅舅哪里好,若辞姐姐对他这般情根深种,都一年了还没忘记他。”

卓亦青闻言,伸手轻捏了捏夜思天的俏鼻“这意思是,以后我跟若是一年不见,就忘记我了?”

夜思天张开嘴就要咬卓亦青的手,故作凶巴巴道,“我跟不一样,小舅舅跟若辞姐姐是落花有意,流水无情,我们那是……”

看到卓亦青一脸别有深意的笑看着自己,夜思天突然就脸红了,头埋在手臂里不说话。

“我们是什么?怎么不说了?”卓亦青看着夜思天的头顶追问着。

“两情相悦。”闷闷的声音传来,卓亦青心情极好,“别闷坏了自己。”

夜思天露出眼睛,偷看似的看着卓亦青,“我跟若辞姐姐也不一样,如果不喜欢我,不要我,我就算再喜欢,也不会想要跟在一起的。”

“哦?”卓亦青笑看着夜思天,“是吗?”

夜思天抬头,很是认真的看着卓亦青,“当然是真的了,卓大哥,我跟说若是哪天不要我了,我就真的会走了。走的远远的,再也不会回到的身边。就算到时候求我回来,我也不会回来的。”

听夜思天认真的说着玩笑话,卓亦青笑道,“我怎么可能会不要呢,说的这样的事情就不会发生。不过,若是我真的求,也不答应?”

卓亦青逗笑着问道。

夜思天很是认真的点头“恩,不答应。说,都不要我了,我还回来做什么?”

见夜思天越说越认真,卓亦青不准备再继续这个‘伤感情’的话题了,毕竟他坚信着,无论遇到什么样的坚艰险阻,他都不可能放开天儿的手,更不要说不要她了。

“再过几天就是沐大哥的生日了,有没有想好送他什么礼物?”上一次沐夕生日是在昏睡中度过的,他们也没有机会给他好好的庆祝,连礼物也没有心思准备,连个拆礼物的人都没有,准备礼物又有什么用呢。

夜思天摇头,“还没想好呢,总想着送个有用的又有意义的,可是沐大哥什么都不缺,送什么好像都不是有用的。要说有意义的吧,好像也没什么好送的。卓大哥,想好了吗?”

卓亦青同样烦恼的摇头“这几天我跟大哥,二哥处理公务空暇之余就开始想,给他送什么好。就像说的那样,感觉送什么都达不到我们想要的那种效果。”

夜思天叹气“真是愁人,连送礼物都不知道该送什么了。”

卓亦青拍了拍夜思天“啊,一天天的一丁点的小事都唉声叹气的,若是真遇到什么大事了还不知道会怎么样呢。”

“有们在,我怎么可能遇到什么大事。”夜思天笃定道,“只怕大事还没到我这里呢,们一个个的都顶到我前面去了。”

“听的语气,倒还有些不愿意?”

“没有会愿意一直被保护的。”夜思天说,“其实我也想保护们,为们分忧解难。”

“这么想为我们分忧解难,那就先帮我们想想,沐大哥生辰,我们送什么礼物吧。”卓亦青说。

夜思天瞪了眼卓亦青,“自己想,我还不知道送什么呢。”

“咿,呀,呀,呜,嫂。 ”

听到门外传来的咿呀声音,夜思天忙站了起来,“是亦枫!”

果然下一刻便看到蒋蕴柔抱着两岁多的卓亦枫走了进来。

蒋蕴柔一进门便看到来自亲儿子的不悦,她忙道,“我也不想打扰们独处,实是在亦枫一直吵着要找嫂嫂,我实在没办法就带他来了。”

两岁多的卓亦枫这段时间正开始咿呀的学说话,爹,娘,大哥已经都能叫出口了,只是不怎么清楚。

每次夜思天抱着卓亦枫的时候,卓亦青总是坏心的教他唤‘嫂嫂’,夜思天本来是拒绝的,便一直教卓亦枫叫姐姐。

可也不知怎么的,卓亦枫突然有一天,就叫了声‘嫂’出来,这让卓亦青一阵开心。

当然,他这样的称呼遭到了,夜洛寒韩靖琪以及夜思天本人的拒绝。可是他们的拒绝根本没用,卓亦枫看到夜思天便一边流口水一边叫着“嫂。”

夜思天忙从蒋蕴柔的手里接过卓亦枫,“小亦枫,想姐姐了呀?姐姐也好想呢。”

卓亦青怨念的看着在夜思天怀中流着口水就叭叭连亲两口夜思天的卓亦枫,臭小子,连嫂嫂都敢亲!等嫂嫂走了,看我不揍。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