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用下载看免费a大片

内室里,安嬷嬷正守在床边默默抹眼泪,见宋子循进来,忙站起身,“大少爷……”

宋子循看向床里,“她……”

安嬷嬷比了个噤声的动作,低声道,“睡着了。”

宋子循微微颔首,“嬷嬷忙了一晚,也赶紧下去歇着吧。”

安嬷嬷看了眼床幔里纤细柔软的身影,欲言又止。

宋子循眼里闪过一丝自责,低声道,“嬷嬷放心吧……这里有我守着。”

安嬷嬷轻轻“哎”了一声,却没有动作。

她犹豫了好一会儿,才像下定了什么决心,红着眼眶行礼道,“论理,这些话奴婢本不当……可这几年,您跟少夫人怎么一路走下来,奴婢也是亲眼见着的……有些话,奴婢实在不吐不快。还请爷原谅则个。”

宋子循眸色暗了暗,点头道,“嬷嬷请直。”

安嬷嬷深深吸了口气,缓声道,“今儿的事儿,奴婢都听园园了……原本,少夫人不懂事,一时错了话,又或是做错了什么,爷身为夫婿,想怎么管教她,也都是应该的……”安嬷嬷着,也不知想到了什么,声音忽然一哽,过了半晌,才勉强开口道,“可爷要是少夫人跟楚公子有私情……奴婢却要替我家少夫人喊一声冤枉!”

宋子循抿紧下唇。

“少夫人嘴上虽然不提,但这些年爷为她做的一切,她都看在眼里。她心里也一直是有您的!”安嬷嬷拿袖子擦了擦眼角,“您不喜欢她出去抛头露面,她就是再怎么想去女学教书,也乖乖待在家相夫教女,闭门不出;你家里逼着您纳妾,催着您开枝散叶,她就打碎了牙和血吞,安排尤氏侍寝……这些日子她不知受过多少委屈,偷偷哭过多少回……您却还要埋怨她……”

气质型元气美少女秋季枫林意境写真图片

安嬷嬷禁不住落下泪来,“可是少夫人做错了什么?这些年她的身子为什么一直不好,为什么总也怀不上孩子,难道您不知道么……为了再给您生下嫡子,她不知吃了多少苦药,试了多少偏方……她心里的苦,能跟谁?爷怪她不懂事,不体谅您的难处,可她呢?她又能去怪谁?”

宋子循用力闭了闭眼睛,哑声道,“嬷嬷,别了……我都知道。”

“您不知道。”安嬷嬷用力抹了把眼泪,控诉道,“您要是真的知道,就不会冤枉少夫人跟楚公子早有私情。”

安嬷嬷强忍住自己的情绪,“奴婢不妨实话告诉您……其实今少夫人之所以出门,还是奴婢劝她去的……近来因为尤姨娘有孕的事儿,少夫人一直闷闷不乐,奴婢好几次都发现,她一个人偷偷掉眼泪……奴婢心疼她总苦着自己,才想叫园园陪她出去转转,散散心……谁知却惹出这么大误会!”

她“扑通”一声跪在宋子循面前,老泪纵横,“大少爷要是还有什么气,就冲奴婢来吧……是奴婢多嘴,不该撺掇少夫人出门……可少夫人是无辜的!求您高抬贵手,放过少夫人吧!您这样可是会要了她的命啊!”罢忍不住伏在地上,咬着拳头低泣出声。

“嬷嬷……”许久,才听他声音嘶哑地开口道,“我不会再伤害她了……你也先下去吧。”

………………………………

屋子里终于恢复了宁静。

宋子循一动不动地坐在床边,静静地看着床幔出神。

园园,安嬷嬷的话像一把把锋利的刀插进他的心窝里。

他不知道是怎么了……他明明只是想保护她,好好跟她走下去的,为什么到了最后,伤她最深的人,却成自己了呢?

宋子循僵坐了许久,直到案上的蜡烛忽然“啪”的一声爆开灯花,他方回过神,犹豫了好一会儿,才伸出手轻轻拉开床幔。

里头露出杜容芷毫无血色的脸。

她睁着一双空洞无神的眼睛,呆滞地盯着床顶的承尘。

宋子循一怔,轻轻握住她的手。

手腕上的勒痕已经抹了药,一道道红印映着雪白的肌肤,看得人触目惊心。

杜容芷的身子几不可见地颤了一下。

他低头吻了吻她腕上的伤痕,“你醒——”

“为什么?”她打断。

经过先前歇斯底里的大哭大叫,那声音暗哑得像在砺石上磨过……她转过脸,静静看着他的眼睛,木然问,“宋子循……你在怀疑什么?”

她的目光平静疏离得像在看一个陌生人……宋子循强忍住眼眶的酸涩,低声道,“没有,是我不好……”

他心翼翼地执着她冰冷的手贴在自己脸颊上,“我只是怕,会失去你……”

她怔怔看着他,不动,也不话。

今回来后发生的事,很多她已经记不清了……只记得他把她绑在床上,很用力地折磨她。

她很疼,哭着求他。

可是没有用。

他他就是要让她疼。

让她长记性。

呵……

她大概,真的没记性吧!

居然会真地以为,在一起经历过那么多事以后,他们会跟前世不一样。

是她错了。

从宋子澈,到楚慎尧……他根本,从来没有变过。

从始至终,看不透的只有她自己而已。

她忽然很想问问他。

既然怀疑她,为什么当初要骗她,为什么跟她会永远信任她……为什么要在她心意喜欢他,依赖他的时候,又来伤害她……

可她最终,什么也没有问。

宋子循的大掌已经轻抚上她的脸颊,“容儿,别哭……”

她的身体又不受控制地颤抖起来。

她太害怕了……那些无休无止地侮辱与折磨让她几乎分不清眼前的到底是那位冷酷嗜血的国公府大爷,还是前一晚还抱着她温柔缱绻的丈夫。

她强忍住牙齿的颤意,“好……”她下意识蜷缩起身子,那处的疼痛让脸色变得越发惨白。

“太晚了,我要睡了。”她垂下眼,声道,“我受了伤,不能伺候你了……你,去书房睡吧。”

宋子循胸口一窒,到了嘴边的话生生咽下去,“好,那你好好休息。”他起身帮她掖了掖被角,“容儿,原谅我。”他轻声喃喃,低头去吻她的鬓角。

她转过身,堪堪避过。

于他,已经没什么可的了。

标签